女法官何芬当选“江苏最美法治人物”

2020-12-30 09:38:47来源:泰州日报作者:本报记者 顾和平 通讯员 居隽秀

  "作为一名法官,我会永远牢记:身披法袍,心存正义;严肃执法,无愧天平。”——何芬

  12月24日,在省委宣传部主办的“江苏最美人物”评选活动中,高港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、立案庭庭长何芬获得“最美法治人物”荣誉称号并接受表彰。

  实地走访,办案又快又准

  1998年,何芬大学毕业考进高港法院。她刻苦钻研,努力工作,迅速成为一名审判一线的业务骨干。

  王某是一起讨薪案的原告。一天,他与20多名民工找到何芬,咨询包工头长期拖付40余万元工资的事。何芬第一时间接待,了解情况,快速立案,很快安排了开庭时间。

  案情清楚。15天后,案件当庭宣判,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向原告王某等人支付劳务费403400元以及逾期付款的利息损失。

  王某很感慨:“我们20多人的工资,被包工头拖欠了6年。原以为到法院打官司要拖很久的,一直没到法院起诉,想不到何法官半个月就判决了。”

  作坊主王某芳因交通事故受伤,其中每天125元的误工费被肇事者拒绝后,她一纸诉状将对方告上法庭。王某芳文化水平不高、举证能力比较弱,何芬要亲眼去看,才能知道每天125元的误工费合不合理。

  多年来,何芬坚持实地走访。她来到王某芳的小作坊,仔细查看了设备、场所等,向周围的邻居细致了解情况。她认为,依照实地查看情况,王某芳确实从事铝合金门窗制作,主张每天125元的误工费合法合理。

  “何法官判案子讲证据,我们服气!”王某芳说。

  从民二庭、速裁组、家事庭到立案庭,何芬每年独立审案300多件,平均每天结案超过一件,调撤率75.35%,所办案件无一错案。办案快、判案准,又快又准的工作质效,使她成为高港法院的闪亮名片。

  铁杵成针,皆大欢喜化纠纷

  “一次成功的调解,有时胜过一份最好的判决。”何芬说。

  2016年11月底,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由于一再推迟交房,被110户业主联名上访。但开发商工程缺资金,加上由于延迟交房产生的数百万元违约金,他们也不堪重负。

  信访局调解无果,这事很快闹到了法院。

  “这案子我来办!”何芬主动接了这个烫手山芋。她和同事利用晚上的时间,一个多星期走访了50多户,发现有的是拆迁户急等房子居住;有的是急等新房结婚……他们满腹怨气,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。

  走访结束后,何芬连夜找到开发商,反映了买房者的真实情况,开发商表示房子可以抓紧交接,但几百万元的赔偿金实在拿不出。

  一趟、两趟……何芬锲而不舍找开发商调解。最终,她找到了突破口:可以用车位租金抵算迟延交付的违约金。开发商同意了。

  由于车位定价涉及到人防工程,何芬多次到市、区人防办和物价局协调,促成两单位联合现场办公。

  110户联名上访的案件,何芬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化解了,购房户和开发商都满意。交房那天,双方都邀请何芬参加他们的交房仪式……

  就这样,金港装饰城法人代表与承租户纠纷、龙冉服装厂法人代表与员工纠纷等多起群体性纠纷,开始都闹得沸沸扬扬,在何芬牵头调解下,都圆满化解了。

  不惧恐吓,按下审判“快捷键”

  说起何芬帮9名农民工讨薪的经过,高港区胡庄镇司法所所长朱秀峰记忆犹新。

  那年初夏,包工头公某带李某等9名农民工到安徽承包河道清淤,承诺每人每天发120元。工程结束了,公某打了个欠条,一直没把钱发给农民工。

  李某等人拿着欠条,找到高港法院求助。何芬随即帮他们请来法律援助人员,当天把案子立好。应诉材料寄给公某,但一直无人签收被退回。

  这种情况下,一般要通过公告形式送达,但公告期需三个月,对当事人来说很耗时间。公某不接电话,不回短信。可能是在故意逃避,并不是真的下落不明。

  防止案件被动拖延,何芬决定自己上门送达,但几次找到公某家,都是大门紧闭。何芬找到派出所和公某的一些亲友做思想工作。公某终于露面,并拿出一份“证明”,声称9名农民工报酬早已在安徽某派出所民警见证下结清了。

  这份证明是否真实有效?何芬不顾自己连续几天高烧不退,赶赴千里之外的安徽。经过调查核实,确认公某提供的证明是伪造的。

  接连几晚,何芬接到公某打来的威胁电话。公某气急败坏地扬言:这个官司要是我输了,你也不得太平。

  何芬并未屈服,一向平和冷静的她被激怒了,责令公某深刻反省,写下悔过书;同时,她依法快速审结了这起拖欠工资案,支持了9名农民工的诉讼请求。

  慑于法律的威严,感化于何芬的规劝,公某履行了法院的判决。

  情暖百姓,农民给她送来锦旗

  一天上午,高港法院正在开大会,办公楼前突然锣鼓喧天。

  “一开始,大家以为是哪家办喜事,后来才知道是群众给何芬送锦旗。”高港法院副院长孙乃清是何芬成长的见证人,他满是骄傲地回忆,“那天,那场景,全院的人都为之动容。”

  送锦旗的人叫陈某,姜堰区某镇农民,因交通事故双腿致残。他请了个乐队,租了辆面包车,赶到高港法院送锦旗。他哽咽着说:“原以为打赢官司很难,即使赢了也拿不到钱,没想到何法官把我的事当作大事,遇上这样的好法官,不送锦旗表表心意,心里不安啊!”

  原来,2013年夏天,陈某骑摩托车来高港办事,与苏某驾驶的轿车相撞,陈某双腿及头部受伤,造成八级伤残。交警部门认定,苏某负主要责任。

  陈某无法行走,家境贫寒。陈某的哥哥替他来到高港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求助,何芬一听,就上了心。

  当天下午下班后,何芬开车数十公里找到了陈某的家。走进陈家三间低矮的平房,嘘寒问暖后,何芬查看了陈某治疗的所有单据。陈某将两个裤角拉起,一条腿的肌肉已萎缩,何芬看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第二天一上班,何芬拿着整理好的单据,就去找苏某和保险公司,介绍陈某的家庭现状。苏某和保险公司人员被何芬的真诚打动,不仅对陈某提出的赔偿要求全部满足,还多付给了陈某3万多元的补偿金。

  公正公平,法官好比一杆公平秤

  2015年11月19日,“何芬法官工作室”在市公安交警支队高港大队正式挂牌成立。

  高港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赵伟说:“每年我们要接处1万多起交通事故案件,其中有部分是‘骨头案’,费时费力。何芬法官工作室进驻交警队省去了我们大量解释的时间,帮我们解决了大麻烦。何芬法官工作室的专业调解员介入——若调解不成,就地立案、就地开庭。”

  他打了个形象的比喻:法官在那里,好比是菜场的“公平秤”。我们跟当事人说,要赔五千,他不太信,再到法官那里去“称一称”,法官按照法律规定计算后跟他说是要赔五千,这样他信了,就乐意地把钱赔了,毕竟谁也不喜欢打官司。

  近五年来,何芬法官工作室在市公安交警支队高港大队帮助解决了600多件“骨头案”。

  据了解,“人人学何芬,个个争先进”的热潮正在高港法院掀起,2015年以来,高港法院先后在街道、社区、交警大队及重点企业设立8家“何芬法官工作室”,成为面向社会的一个品牌窗口。

  依托“何芬法官工作室”平台,高港法院不断深化“基层法官百村行”“六访六助”等专项行动,干警精气神大幅提振。近年来,该院先后获得“江苏省优秀法院”、江苏省“调解工作先进集体”、“党建工作先进集体”、“执行工作先进集体”等荣誉。

  颁奖现场。黄薇薇摄

欧美黄片